og视讯平台

今天是
站群導航
手機版
您的位置:og视讯平台 >校園資訊>媒體一中>詳細內容

媒體一中

擺渡人

來源: 發布時間:2020-05-15 13:45 瀏覽次數: 【字體:

纖道情思

  祝一丹

  在那些霧失樓臺、月迷津渡的時光里,她自彼岸蕩槳而來,將我們渡到彼岸去。我們圍到她身畔,然后知道在彼處有一個明媚的春天。

  還有什么比一身花香更能說明人間春色呢?

  猶記得第一次聽她說自己的年紀,打心底覺得不真實,畢竟從時間之外的任何一個視角看去,她都是“年輕”一詞最無缺憾的詮釋。

  她立在那里,便是夏荷一支,不經意的一行一止里都是江南的煙雨。一雙很生動的眼睛總是瑩瑩地亮著,像初長成的少女盈滿活潑潑的詩情,哪怕眼角蓄的細紋,也像玉蘭花瓣上細膩的脈絡。

  大概她是一處太令人流連忘返的景色,連光陰的湍流也在她身畔打起旋兒了。

  然而全然可以獨立于光陰的她,對自己的年紀絲毫不避諱。不過這大概也沒什么可意外,畢竟像她這樣溫柔的人,對生活的任何試探都是不帶鋒芒地微笑著。

  有一次她斂了容,說自己要“認真地變老”,我看著她,便意識到這句話的重點不是“變老”而是“認真”。只要認真活在當下,便總是三月春花漸次醒轉,年華迢迢無人老去。她將永遠是此時此刻的她,我們也可以永遠是此時此刻的我們。

  這樣想著,陽光也像驟然明朗幾分,把目力能及的時光都注滿了干干凈凈的熱情與歡喜。案上的紙筆,也被映照得清晰。我決定與生命的每個時段握手言歡,既是十五六歲,便不裝作不懂得十五六歲的意味,既有書卷塞在手里,便穩穩地執了向光亮處誦去。晨曦里暮色里的每一句“詩酒趁年華”,都是告訴自己詩不忘酒不罄年華便不凋,此刻積淀的每一縷青春氣息,都可以并且將會伏脈千里。

  她就這樣將我們擺渡到歲月深處去。我知道今日攜著笑音的槳聲,會長久地起落在每一個春天里。

  她有時會不無驕傲地炫耀,說我們某某老師當年也是她的學生呢。這不假,學校里有許多老師是在她眼里長成的,比如我們的班主任。

  “你們老師年輕的時候很受同學喜歡的,男同學踢球看到她就踢得特別賣力。真的。

  “她從樓下走過,二樓的同學都趴在欄桿上喊老師,等到她抬頭看了又藏到欄桿下面。真的,就是這樣的。”

  往日不茍言笑的班主任每次提到她就忍不住地笑,樸實又懇切,惟恐聽眾不相信的模樣。而坐在底下的大家辛苦地憋笑又憋不住,心想現在又何嘗不是這樣呢,現在的我們也很喜歡她啊。

  大概在由她擺渡的時空里,每個人都少年多語笑。

  就是常說自己是“一個理科生”不懂享受生活的班主任,也從未被生活煉得油膩,學吉他踢足球分明活得生氣盎然的樣子。朋友圈的照片里,他與隊友站在球場的領獎臺上揮舞著手,目光炯炯有著橫沖直撞的激情與銳氣,燒著青春的大火。

  與她相處久了漸漸發現,這世界之所以能浸潤出一個花樣的她,是因為她愿意用溫柔的目光浸潤世界的瑣碎細節。

  她喜歡“家人閑坐,燈火可親”;她喜歡有聲有色的人間煙火。不僅喜歡,還在這煙火蒸騰里點起一支裊裊的香,于是煙火更加溫存而且多出一些優美來。

  假期里她建一個閱讀群,在群里分享各樣的好文字,也分享各樣的生活掠影。她拍一枝正慢慢膨脹的玉蘭,或者一爐正慢慢膨脹的蛋糕。她為我們辨別玫瑰和月季,和我們分享喜歡的歌曲。疫情期間獨自去學校開網課,她拍下幾張教學樓下的櫻花,于是在我們眼里,久別的學校開成一樹深淺色的粉云。

  她用她的目光渡我們去,渡到哪里哪里就是活色生香的美麗。

  于是曾以為生活有著灰暗真相的我,也發覺一草一木里埋藏了繽紛的筆觸,發覺未經矯飾未經過濾的日子也時時處處可以動心。夜坐可以聽風,晝眠可以聽雨,上著網課也有鳥兒在背景聲里啼鳴。冬天望著窗外堆擠起來的云,也能癡想出團團簇簇的花朵涌到自己懷里。

  所謂“大隱隱于市”,并不需要多么瀟灑超脫、多么深沉冷峻,偶爾于熙熙而來攘攘而往中渡到江心,喚起一天明月,亦不失為一種通透的詮釋。這是她教給我們的道理。

  某一次她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問我們,“你們說晚上沒有星星,你們晚上到底看星星么?”我們急著說“看啊,看啊”。但在那之后,天空變成了我們更加在意的天空。這幾乎是對天空的重新發現,以及對生活的重新發現——原來生活總是充滿驚喜,因為我們行走在時刻演繹著驚喜的穹頂之下。

  從此有心愛良夜,明月再不下心樓。

  不僅僅是夜空,她讓我們真正地感受到了夜晚。夜晚應該屬于思考和想象。

  還記得第一場“圍爐夜話”是她請我們看了《美麗人生》之后。在她的提議下我們開始溫習這部電影,凝望不曾關注過的歷史罅隙。往日電影散場后無端的落寞、無處安放的遐想,終于找到流向而不至于淤積為死水;深深淺淺的思考里,我們感覺到一種別樣的熱鬧。這種熱鬧不是聲浪嘈嘈的片刻狂歡而是細水長流的暖意,在這種熱鬧中,孤獨才真正地遁去。

  她讓我們明白,知識不是手段而是目的。

  只有以清風朗月為向往,才會有信念顛簸于滄浪。

  是的,她希望她船上的客人都能安安穩穩地渡去,但她并不把客人縛在船上。

  她為我們選的寫作本子,封面是北冥的鯤鵬。她說這有著寓意,希望我們懂得。

  她告訴倔強的少年她會轉身就走,但一步回首二步回首。總是不忍心說“墮河而死,將奈公何”,總是調轉船頭告訴溺水的人,我有渡船,我渡公去。

  既已萍水相逢,便要在別離前一同閱盡了彼岸風景才好。

  直須看盡洛城花,始共春風容易別。

  在那些霧失樓臺、月迷津渡的時光里,她自彼岸蕩槳而來,將我們渡到彼岸去。

  我們的彼岸,也是她的彼岸。

  本文獲首屆“擺渡人”杯全國高中生征文大賽一等獎。文章有刪節。作者是紹興市第一中學高一學生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摘自紹興日報  2020511 星期一  07

 

 

fde51239659f400982754f7a78a7cd81.jpg